吉林快3三不同三组遗漏
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資訊 >

《緣定桃花》小說大結局在線閱讀 云霄穆桃小說閱讀

時間:2018-07-09 10:59:22編輯:一紙紅箋

精品小說《緣定桃花》由范府故人來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云霄穆桃,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晨曦微露,清風習習,屋外樹梢上有小鳥雀兒在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更顯出清晨的寧靜和愜意。穆桃睜開雙眼,頭一次看清了昨夜和公子,哦,不,該叫相公了,頭一次看清了昨夜和相公癡纏整夜的這間臥房,處處透露著歷史綿...

緣定桃花

推薦指數:10分

《緣定桃花》在線閱讀

《緣定桃花》 第5章 免費試讀

晨曦微露,清風習習,屋外樹梢上有小鳥雀兒在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更顯出清晨的寧靜和愜意。

穆桃睜開雙眼,頭一次看清了昨夜和公子,哦,不,該叫相公了,頭一次看清了昨夜和相公癡纏整夜的這間臥房,處處透露著歷史綿長的大戶人家的財勢和底蘊,很寬敞、很考究,可是卻不怎么整潔,因為昨夜她的衣衫零零散散地丟了一地。

昨夜?昨夜,一想起昨夜就叫她雙頰發燙,男女之間竟然可以這般毫無隔閡的親密。

身旁的他仍在沉睡,整夜的狂熱怕是累著他了,穆桃暗想著掙扎起身。充斥周身的是一種陌生得不可言喻的酸楚,初嘗巫山云雨的不適,叫她心中又羞又甜。

穆桃躡手躡腳下了床,本以為自己動作輕巧,不至于吵醒相公,哪知云霄自小習武,絲毫聲響都能讓他警覺,又豈能察覺不到佳人欲離?一個回身,穆桃又教他緊緊扣住。

“娘子昨夜是叫相公嚇壞了嗎?怎么又要離去呢?”即是只是下床,云霄也不許,他還沒盡興呢。

穆桃星眸半垂,一打眼,瞅見了臀下的那床白喜帶,一抹處子的鮮紅,明白的見證著她由少女一夜之間變成少婦。角色轉換得太快,公子一夜之間變成相公,自己竟成了心上人的娘子,穆桃幾乎要對洞房花燭的神圣儀式頂禮膜拜了,濃郁的幸福感令她眩目。

云霄愛死了她嬌怯欲滴的俏模樣,抱起穆桃,兩人以及其親昵的姿勢倚在庭院的躺椅上享受春日里暖洋洋的晨曦。

這怎么可以?青天白日,我竟和相公裸裎相對,而且,而且還不是在房中!穆桃滿臉通紅,無聲的抗議。

“娘子無需擔心,我的庭院誰敢擅自闖入?”她的心思瞞不住他,輕撫穆桃一頭青絲,“娘子只管信賴相公~~~~”

粗糙的大手游走穆桃全身肌膚,每每看到她身上留著昨夜他縱情歡愛之后的瘀青,云霄便輕吻一下,直到看見穆桃的右肩。

“胎記,胎記變淡了!”云霄驚呼,昨夜雷池一越,竟讓那鮮紅的顏色褪去一大半!

穆桃自己也好生驚喜,右肩上只有一抹淡痕殘存,這是否宣告著二十年來與她如影隨形帶給她無限痛苦的預言失效了呢?甚好!

可是,就算胎記可消、預言可破,但娘當年怎能料到十年后竟有如此變故?那個令她變啞的毒咒怕是要背負一輩子了,能不能說話,妾身已不敢奢求,唯有害怕拖累了相公,娶了啞巴的煩惱,日后定會叫他心生厭倦。

于新婚妻子廝磨了五、六日之后,云霄和云浩離開了折梅山莊,臨別只說有要事要辦,沒說去哪,亦沒說何時歸來,這叫穆桃好生凄涼。

只此五、六日,他就煩膩奴家了吧?也是,面對一個口不能言的啞巴,平日除了沉默仍是沉默。我既不能像普通的妻子一樣說些夫妻之間的情話取悅夫君,又不能在他煩惱之時解其憂愁,唉,我當何以自處?

云霄離開已經一月還多了,還沒回來,穆桃極想向杜管家詢問,可是又怕拿著紙筆對杜管家指指點點、比比劃劃實在不太雅觀,只好默默的等。

這天清早,穆桃獨倚窗前,只聽獨院外一陣嘈雜。

“玉姑娘,玉姑娘,您可不能進去啊!”是杜管家的聲音

“本姑娘要去的地方就還沒有去不了的!”話音未落,闖進來一位姑娘,“云大哥當真怪了,未成親時本姑娘都可以自由出入他的獨院,現在可好,他親都成了,倒開始避嫌了!”

穆桃心中明白了八、九分,想必是相公過去的相好,現在找上門了。揮揮手,示意杜管家帶著婢女、家丁退下,回頭一看,正巧瞥見那姑娘腰上一個翡翠腰扣,玉米形狀,栩栩如生。

穆桃心下當即想到,聽得杜管家喚她做玉姑娘,難不成這姑娘芳名是那個?那可真是個妙趣橫生的巧名字了。

穆桃決定一賭,拿過一張白紙,蠅頭小篆躍然紙上,“米兒姑娘今日前來所為何事?”

姑娘拿過一看,美目圓睜,當即驚呼,“你如何知道本姑娘的閨名兒?!”

穆桃暗笑,竟讓自己碰對了,并不答話。

這個玉姑娘雖年紀輕輕,卻是四大幫派之首的鹽幫幫主,平日里最忌諱別人叫她的閨名“米兒”。今兒個好生誠心地來拜訪云霄的新婚妻子,竟一進門就被喚作“米兒”,觸了玉幫主的霉頭,心中頗有不滿。

“你就是云大哥的新婚娘子?”玉姑娘與穆桃四目相對,這才發現這啞女竟有絕色之姿!一愣,“你可知上一個喚我閨名的人下場如何?!”

這玉姑娘竟是個較真兒的主兒,穆桃嫣然一笑,飛速寫下,“玉姑娘莫生氣,上一個喚姑娘閨名的恐怕是令尊和令堂吧?”

米兒吃了個悶虧,轉念一想,也對,爹娘一向是喚她做米兒的,不由得佩服起穆桃來。

“云夫人,可知云大哥哪兒去了?”

穆桃聽聞此話,神色禁不住黯然起來。她不知道,他不說,她也就不問,一個留不住丈夫的啞女,竟連得知丈夫行蹤的權利都沒有。新婚之夜,穆桃就為身體的隱疾擔憂過,早預感到丈夫終有一日會嫌棄失語的諸多不便,做好了準備要為短暫的幸福沉淪,只是沒想到失去的一天竟來得這么快。

穆桃的幽幽的神情充滿無限哀傷,徹徹底底出賣了她的心事,雖說米兒正月才滿十七,年紀尚輕,可自幼在魚龍混雜的鹽幫嬉耍生活,察言觀色之事豈能難住她?加之聯想到云大哥新婚燕爾,竟撇下這美嬌妻走得沒了音信,穆桃的幽怨之心可想而知。

米兒心中暗自思量,看來這美人縱使絕色傾城、冰雪聰明,終究過不了一個情字,徹底臣服于云大哥了。

“嫂夫人看來比米兒大不了幾歲,不如我不稱你云夫人,喚你一聲姐姐你看行不?”米兒深諳這云夫人雖口不能言,可是心思縝密、機智過人,若要戲耍她恐怕自己非但不占便宜,還得倒貼一把,況且她癡癡純純、我見猶憐,實在不忍拿她的痛處說事兒,于是便不再提云霄,轉而對穆桃使出了懷柔政策。

“甚好,云夫人這稱呼太見外了。”穆桃以筆代言。

“那如果姐姐不介意,米兒今天叨擾姐姐一整天可好?”

穆桃暗笑,這米兒姑娘著實有趣,既知是叨擾,又怎會可好呢?不過有她陪伴,可以讓自己暫時拋開煩惱,況且米兒雖伶牙俐齒,但心地純良,何樂不為呢?

“恰逢穆桃今日要到白馬寺燒香求簽,米兒若是不嫌棄,就與我同去吧。”

偶爾逃離爹爹的看管,偶爾放下鹽幫的雜碎事兒,與一個可人兒一同踏春,米兒欣然同意。

一走出折梅山莊,確切地說,是溜出折梅山莊,米兒就發覺穆桃竟沒帶任何一個丫鬟、家丁。

穆桃早覺自己相當累贅,又怎敢勞煩折梅山莊的任何一人為自己奔波?既然是自己要出門踏青,就不能再煩擾別人,況且現在還有米兒姑娘陪伴。

穆桃提著一個四層的朱漆八寶盒,挎著湘繡小荷包,沒有驚動折梅山莊任何人,出門雇了頂輕便平轎,與米兒上了路。

雖然不能像普通年輕姑娘家般在踏青路上竊竊私語、交換心事、分享秘密,可這一路上,能與這閉月羞花的美人兒一親芳澤,況且每每米兒嘰嘰喳喳說事兒時,穆桃總能時不時地在紙上寫下只言片語,寥寥數行卻言簡意賅,常有精辟獨到的見解。

米兒漸漸明白,為何云大哥對穆桃迷戀如此了,絕色容顏總有韶華老去、紅花易逝的一天,可這份善解人意的聰明、體貼入微的心思,叫天下之偉男子如何不沉醉其中?倘若穆桃能言能語,倒是抹煞了這分神韻了,現在配得上她的,就該是云霄那般氣定神閑、外表冷酷如冰、內心熱情似火的男子了。

春光明媚、朗朗晴空,洛陽城外的小道上,都是三三兩兩、結伴出行的年輕人,游山玩水、歡歌笑語、好不熱鬧。

將近晌午時分,她倆來到了白馬寺,米兒只覺肚腹空空、饑渴難當。正當她不知如何是好時,穆桃笑盈盈地將八寶盒層層打開,送到米兒面前。

穆桃為了今日到白馬寺燒香求得云家平安,昨夜幾乎不曾合眼,連夜制作八樣精美小點,今日拜祭祖上。

“姐姐為拜祭云家祖先而備的貢品,米兒怎能冒犯呢?”米兒有些猶豫

“我相公一家一向熱情好客,如果祖上得知貢品可與客人一同分享,恐怕更覺高興呢!”

一席話,打消了米兒心中顧慮,看著八樣花色各異的精致美點,有水晶蝦餃、八寶糯飯、四喜燒賣、芙蓉滑蛋、蟹黃豆腐、千層酥餅~~~~直叫米兒食指大動,哪還顧得淑女教條,大快朵頤起來。

吃得半飽,米兒這才發現穆桃臉色蒼白,未動一口,早春仍凍,穆桃一張俏臉上竟泌出細密汗珠。

“姐姐是否身體微恙,不如讓轎夫折回山莊?”

“不打緊,”穆桃輕輕擺手,“恐怕是昨夜稍受風寒而已,不打緊,我們進寺吧。”

其實身體的不適從好幾日前延續至今,穆桃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常覺得頭暈目眩,胃里陣陣翻江倒海,只是她非常害怕煩擾他人,就一直不肯對折梅山莊任何人說。

待到她倆祭畢祖先、求過神簽、解了夢、許罷愿,天色已晚,殊不知,折梅山莊上上下下因穆桃的失蹤而忙亂得炸開了鍋。

緣定桃花

緣定桃花

作者:范府故人來類型:短篇狀態:連載中

念念不忘的時候抱著愛響不響的態度,結果就真的響了!

小說詳情
吉林快3三不同三组遗漏
竞彩比分直播500彩票- 竞彩蓝球胜负玩法 雪缘北单比分 微信小程序麻将有挂吗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象棋残局 青海11选5 电玩888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